姚伊纯:远赴南非 见识广阔天地

2018年09月13日09:32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南非自然风光优美。姚伊纯常常和友人在周末自驾外出,亲近大自然。

“你可不是第一个因为我的回答来找我的人。”姚伊纯说,语气略俏皮,“已经有不下50个人来问我了。”

半年前,她在知乎写下了自己在南非的留学体验。很多人出于好奇或者有意向去留学,纷纷向她咨询。

去南非留学,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姚伊纯看来,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不同于只通过影视作品了解非洲的人,姚伊纯的亲人在南非,因此,她对南非有相对直观的认识。另一方面,到南非留学的经济压力较小,使她不必腾出时间做兼职。

2014年高考结束,递交完申请材料,姚伊纯踏上了南非的求学之旅。到南非之后,她先在语言学校学英语,而后进入大学学习商科。

一年以后,由于对商科缺乏兴趣,姚伊纯转学到西开普大学教育系,学习语言和生活导向专业。“商科比较热门,好就业,但我始终不感兴趣。”姚伊纯说,“转到现在的专业,以后就业未必顺利,但我还是想学自己喜欢的专业。”

转学并不容易。入学时,姚伊纯填报的第一志愿未被录取,原因是她并非本地学生,在语言方面存在困难。姚伊纯直接到系主任办公室与其面谈,“我问老师,之前有没有外国学生读这个专业,系主任回答有。我就告诉他,‘他们可以,我也没有什么不行’。”

终于,姚伊纯靠着努力和热爱拿到了录取信。在南非,她感受到了与国内的诸多不同。

多不同 多体验

“南非人种多。走在路上,你可以看见黄皮肤、白皮肤和黑皮肤的人。”姚伊纯表示,人种多是南非文化多元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国内有一个说法叫做“风靡全国”,比如上次姚伊纯回国时,发现女生流行穿阔腿裤,大街上随处可见;但在南非,你可以看见任何风格的穿着,却很难见到同一款服饰的流行。

南非生活节奏慢。国内讲究效率和速度,而南非却是一种慢悠悠的状态:餐厅多半上午11时才开业,晚上10时左右便早早关门;周末,银行只工作两个小时。

在娱乐生活上也与国内大有不同,南非的娱乐活动比较单调。“这里的自然风光好,娱乐活动更多是亲近自然。周末时,我会和朋友去露营、爬山或者远足。在南非,我更容易沉下心来学习。”姚伊纯说。

南非的官方语言多达11种。虽然第一语言是英语,但是学校里的本土学生交流常用科萨语和祖鲁语。姚伊纯常会听不懂同学说话,甚至读不出同学的名字。

有困难 有收获

“由于出国前没在课外补习过英语,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语言对我来说是一大难关。”姚伊纯谈到语言难题时表示,上课时老师语速太快,自己跟不上;老师口音难懂,自己理解不了。专业词汇多的科目,她需要在课下付出双倍努力去消化。不仅如此,生活上也有困难,比如去看病,由于医生说的多是专用医学词汇,得有人帮忙解释才能理解。

“我们有一门英语文学课,那才可怕呢!”让姚伊纯“心惊胆战”的这门课,每学期要求读诗歌、小说、剧本在内的3本书,并且有复杂的考试安排。对于母语不是英语的姚伊纯来说着实困难,因此她申请了考试带字典。然而层层审核后,姚伊纯还是没有拿到证明信,不能带字典,只能硬着头皮赴考。

幸而当地同学很热心,乐于帮助外国学生。上学期,姚伊纯在学习南非荷兰语时得到了很多帮助。“学生辅导员给我额外辅导,同学主动和我组成小组、做演讲练习,帮我减轻了学习负担。”

远渡重洋,到地球的另一端求学,姚伊纯认为自己收获了不少。“虽然还没读万卷书,但是也算行‘万里路’了。在南非,我见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和事,学会了包容和理解,性格也更加开朗、有主见。我感觉自己多了很多的勇气去面对生活的挑战,见识更广阔的天地。”

(责编:姜虹羽(实习生)、孙竞)

推荐阅读

教育为桥:中国你好!世界你好!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负笈海外,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教育部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同比增长11.74%。改革开放40年来,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已达519.49万人。这些中国学子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纽带,为中外民间交流作出了独特的贡献。【详细】

原创报道|

大国良师怎样炼成 时代越是向前,知识和人才的重要性就愈发突出,教育和教师的地位和作用就愈发凸显。面对人民更加迫切的对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的向往,全面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既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更是一项根本性的民生工程。然而,面对新方位、新征程、新使命,教师队伍建设还存在一些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如有的地方对教育和教师工作重视不够,师范教育体系有所削弱,有的教师思想政治素质、职业道德和专业化水平难以适应新时代需要,中小学教师地位待遇有待提高,教师管理体制机制亟须理顺等。 【详细】

原创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