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学报祖国

徐 靖

2017年08月25日08: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我以我学报祖国

  王文超、张欣、张钠、王俊峰、刘青松、刘静、林文楚、任涛(从左至右)在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强磁场科学中心。

  新华社记者 郭 晨摄

  哈佛大学医学院药物学专业博士后、哈佛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专业博士后、哈佛大学医学院高级科学家……看到这些履历时,没有任何人能够怀疑这些人的优秀。王俊峰、刘青松、刘静、王文超、任涛、张钠、林文楚、张欣,如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

  身在海外心系祖国

  “在美国的感觉就好像永远住旅馆。”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刘青松说。

  刘青松2001年前往美国,辗转多所知名学府研究化学和药物学,2006年进入哈佛大学深造和工作。“我在本科的时候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回国这件事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一个人身处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制度,无论工作学习还是生活,会有很多事情令你始终无法融入。”提及在美国多年的感受,刘青松十分感慨。

  2010年初,当哈佛医学院有了一次短暂的回国交流的机会时,刘青松毫不犹豫报了名。“当飞机降落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走出舱门的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终于回到自己的地盘了’的感觉。”刘青松笑着说。

  拳拳赤子之心,让很多科学家在国外时始终关注着中国的发展,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王俊峰也是其中之一。王俊峰1995年本科毕业前往美国,2004年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出国的时候想法很简单,更多是出于对西方社会的好奇。”王俊峰回忆道,当时国内与国外在科研实力和教育水平上,确实存在不小差距,能够有机会在美国接受专业的学术训练,是非常宝贵的经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家对科技发展和科研人才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大,对科研工作投入越来越大,海外对于中国科技发展的未来普遍看好。”王俊峰说,这是他放弃哈佛医学院工作回国的原因。

  2012年7月到中心工作的刘青松,至今记得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院长、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主任匡光力的一席谈话。当时国内在生物医药,尤其是新药创制领域还不太成熟,需要大量优秀人才。“我跟匡院长说,我需要用人自主权。匡院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答应了。我提这个要求时,内心非常忐忑,领导的信任是我做好工作的动力。”

  努力填补科研空白

  满怀着希望回来,但国内一些科技领域却是空白。“当时在磁体材料方面,美国和日本卡我们的脖子,在材料方面拖了我们两年。很多项目负责人,起初两年多都在搭建平台,起步非常艰难。”王俊峰说。

  遇到困难的不只是王俊峰一人。“许多肿瘤是由某些与生长相关的‘激酶’发生异常活化而引起的。这就需要研究‘激酶靶点’,通俗地讲就是做一个靶子,再不断利用药物‘子弹’去尝试对抑制癌细胞是否有效。”刘青松说,“当时国内可以说是一片空白,我们只能自己做。最开始三四个月做不出一个,大家都很灰心。”

  困难没有吓倒他们。“和国外研究机构相比,国内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有话语权。不是别人给你划出一条路,你沿着这条路去走,而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努力放手去做。”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王文超说。

  经过数年建设,如今的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已是硕果累累。2013年首台水冷磁体WM4调试成功,刷新同类磁体场强世界纪录;2016年混合磁体外超导磁体励磁成功,实现了10万高斯的设计指标……“中国强磁场从无到有,水冷磁体和混合磁体都是自主完成设计和加工,完全是自己干出来的。”王俊峰说。

  刘青松的团队,同样在一次次实验和积累中不断突破。目前,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基于癌症激酶靶点的高通量细胞筛选库,囊括了近70种癌症激酶靶点,细胞种类达150余种,几乎覆盖了目前已知的与肿瘤发生发展相关的全部激酶及激酶突变细胞。“细胞库的建成,填补了国内新药创制领域此类检测体系的空白,将为抗肿瘤新药研发提供有力支撑。”刘青松说,去年中心已经和全国100多家企业和科研院所展开合作。

(责编:魏楚云(实习生)、熊旭)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